首页 > 天南地北金乡人

李超群同志印象

发布日期:2012-07-16 10:56 浏览次数:

  

    李超群同志在省委办公厅工作,我去采访他,问他对家乡有什么印象时,他深情地说“我生在羊山,长在鱼山,在这里工作生活了许多年。金乡的每个乡镇和很多村我都去过,一直到而立之年才离开了这个令我魂牵梦萦的地方,对家乡的一草一木我都有深厚的感情。”

  我和李超群于上世纪80年代就认识,经常在一块爬格子,联名发稿子,他的话我体会的到是情真意切。他上小学时正处于“文革”后期,上初中、高中需村里推荐。那时还讲家庭成分,他因成分问题小学毕业后就失学了。因年龄太小,还不能跟成年人一起劳动,生产队便安排他拾粪。这是他人生所从事的第一份职业。年龄稍大些后,就和成人们一起干活了。在农村劳动,最累最苦的活是挖河。挖河一般都是在冬天农闲季节进行,大伙吃住在工地上,每天披星戴月,早上45点钟就起床,晚上78点钟才收工,还要经常在结了冰的泥水里干活,就这样餐风饮露地一干几十天,回来后很多人的手脚都冻伤了,直到过了第二年的夏天才能缓过来。后来,李超群又断断续续地干过两年临时工。恢复高考后,他凭着艰苦自学的积累,考进了高等学府。1982年毕业分配到金乡实验中学教语文。因有个大学学历,1984年春天李超群被选调到团县委任副书记,一年多后又被调到县政府办公室任副主任分管文字工作。1988年深秋,他被调到东营市委办公室工作。

  此后,李超群又先后在省农委办公室、省委办公厅从事机关文字工作。有朋友问超群同志,你这么多年做文字工作的体会是什么?他说,一是要有一个好的理念。理念虽然看不到摸不着,但却是我们干好任何事情必备的东西。二是要善于学习。现在人们的生活工作节奏很快,如果你没有足够多的时间看汗牛充栋的资料,你可以看权威的文摘类的东西,因这些资料是经过很多有智慧的头脑筛选出来的精华。如果你没有时间掌握某些领域先进的东西,你可以与这些领域的比较权威的人士进行交流学习,通过与这些智者交往来提高自己。三是要勤奋工作。干什么事都要敬业,都要兢兢业业地去做,不计名利去做。这样坚持数年,肯定会有收获。四是要忠厚做人。做人要有底线,不管社会风气如何,都要守住自己的良知,不能人云亦云、随波逐流。“老实人长远,老实人不吃亏”,这些具有朴素哲理的祖训,是需要我们终生铭记的。

  李超群的这些体会,境界之高令人叹服。现在他虽然担任了领导职务,但为人一直非常好,非常低调。对他多年修成的平易近人、热情厚道的为人处事之道,见到他的老乡都能深深的感受到。

  李超群不管在什么位置上,始终不忘勤奋学习,不管工作条件和环境怎么变换,总是千方百计挤时间读书学习,坚持笔耕不辍。他先后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了一些理论文章,同时还撰写出版了《潮韵》、《科学·社会·创新》、《澳大利亚的农业生产与经营》、《历史跨越的审视》、《农业产业化概论》、《农业综合开发导论》、《山东林业发展概论》等专著。其中《农业产业化概论》荣获省优秀图书一等奖,《澳大利亚的农业生产与经营》被列为研究澳大利亚问题的重要参考书。

  简短的采访结束时,他深情的说:在他乡生活工作了这些年,尽管他乡的水更甜、山更青,他乡的人们也很热情,但自己心里总是对故土有一种特殊的情感。每当有人说到“金乡”两个字,胸腔里马上会有一股热浪涌起,感到特别温馨、特别亲切。每当我回到金乡,心里总觉得特别踏实,有一种飞机已经安全着陆的感觉。

  附:李超群工作随笔

  (一)

  读书是对灵魂的濡养,与书为伍是一种享受。读书高尚,但不是时尚。读书对一个真正的读书人来说,是自己的生存感觉,是自己的生活方式,它不带有功利性,也不带有目的性,而是一种精神的漫游,一种自我满足的形式。正如游山玩水一样,出去转了一大圈,回来后却感觉不到有什么价值,但我认为这一过程本身就很有意义。

  (二)

  同一个人读不同的书,会带来不同的感受。不同的人读同一本书,由于阅历、年龄、学识等不同,也会带来不同的感受。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同样一部《红楼梦》,单是命题,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济学家看见‘易’,道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

  (三)

  历史都是由人写的,它不仅仅是对过往事件、场景、细节、人物的考证和描述,而是著者人格、良知与学识的结合物。同时,历史又都是由胜利者写的。所以,读史学时,最好把它提升到哲学的高度来理解和思考,这样,才能真正读出史学的味道和价值。

  (四)

  哲学是以论证万物的存在为己任的,它是万学之学。早些年,我国曾盛行学习哲学热,就连上小学的孩子也知道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也能说出黑格尔、费尔巴哈等几位哲学大师的名字。从人数上说,我国可能是学哲学人数最多的国度。但近年来,哲学却陷入了另一种境地。市场经济初露端倪时,哲学界曾流行一句隽语,那就是“贫困的哲学”。时至今日,这一现象仍在延续。面对这样一个现实,我们还读哲学书吗?我想还是读点为好,因为我们读哲学书并不是想成为什么哲人。

  (五)

  奥运会结束后,几位朋友相聚,不知怎么扯起了09年全运会开幕式的事了。大家都说,奥运会开幕式堪称世界一流,有奥运会开幕式作比对,全运会开幕式的设计难了。这时一位朋友说:“好办,两分钟就能解决问题。”大家以为这位朋友在开玩笑。不料他却认真地告诉我们:“北京奥运会肯定有AB两个方案,我国近年也不可能再举办奥运会了,没有被采用的那套方案放着也是浪费,我们不妨把没被采用的那套方案直接拿过来,再加上些具有山东特色的元素,不就是很好的全运会开幕式方案吗。”第十一届全运会结束后,社会上对这届开幕式好评如潮。时至今日,我也不清楚十一届全运会开幕式是否采用了这一坊间建议。但不论采用与否,我一直都在为这位朋友的建议击节叫好。

  只有创新思维,我们才能打开一个个新的洞天。

  (六)

  理念是一个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但它又是一条贯穿于每项具体工作的生命线。我经常与人聊工匠和大师的例子:一名工匠与一名大师在一起组装手表。工匠在装配手表时,往往是用螺丝刀把螺丝拧得很紧很紧,因为他认为拧得越紧越好;而大师则不同,他在装配手表时,则是把螺丝拧得松紧适度。这样,大师装出的手表是精品,而工匠装出的手表则是商品。同样的手表零件,同样的装配工具,为什么生产出的产品有这么大的差距呢?其中最主要的因素就是工匠与大师的理念不同。

  我们每个人不可能都是大师,但我们做事情应该具有大师的理念。

  (七)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在中学里做语文老师。有一次,一位同学指着“怙恶不悛”这个成语问我怎么读。我说:“这个成语的读音我确实把握不准,回去查一下再告诉你。”我们的汉字主要由象形、指事、形声、会意、转注、假借等六种文字组成。在常用的汉字里,形声字要占到90%以上。形声字由形旁和声旁两部分构成,绝大部分声旁就是这个字的读音。所以人们遇到不认识的字,往往是“秀才念半边”, 蒙着念声旁就行了。虽然这种念声旁的办法流传甚广,但却是很不科学的,因为很多声旁并不能准确地表示这个字的读音,“念半边”念错的概率很大。所以当我们遇到不认识的字时,一定不要蒙着读“半边”。

  读字是这样,读事读人也应该如此吧。

  (八)

  东西方的思维方式有很大差距, 听一位朋友说,美国人写信,往往是开门见山,在信的开头就将自己的要求写出来后面才讲些客套话。而日本人写信,往往前面都是寒暄的话,到信的末尾才写上他要说的实际问题。日本人看美国人的信,一看马上就上火,说美国人怎么一点也不客气。而美国人看日本人的信开始越看越糊涂,不知道对方要说明什么问题。所以美国人读日本人的信,往往是倒过来看----先看后面的,再看前面的。

  由于生存环境、文化传统等不同,东方与西方的思维方式有很大的差异性。如在美学和艺术方面,东方擅长的是抽象思维,讲求的是传神;西方擅长的是形象思维,讲求的是逼真。中国的大写意画,是对物象的高度提炼和概括,给人以充分的想象空间。如在一张空白纸上,写意大师随意点上几点墨迹,我们看了,就可能想象为在湛蓝的天空中,有一队大雁在缓缓南归;也可能想象为一往无际的湖面上,漂浮着几只帆船。有些画家的人物写意,寥寥几笔,就把人物形象勾勒出来,虽然有的只画了人的一个轮廓,但我们欣赏这些写意画时,却感到人物栩栩如生,因为我们欣赏这些画时不仅仅靠的是眼睛,而且还要靠意念和思维。西方油画则根植于“模仿自然”,注重写实,给人以强烈真实感。人物画必须描得同真的人体一样,立体感、光感、质感特别强烈,真实到能使欣赏者在二维空间产生三维真实的幻象。

  衡量一个女孩子的身材好看不好看,我们常用“苗条”这样的字眼去描述。宋玉在《登徒子好色》中说的是有一邻家女孩,身段是“增之一分则长,减之一分则短”,应当说描述得已经很具体了,但西方人衡量一个人的身材如何时,用的却是黄金分割率,毕达哥拉斯把它精确到了1:0.618。从这两个衡量人的身材的数据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东西方文化的异同点。

  从哲学的角度讲,东方强调的是整体性和综合性,而西方则重视个体性。这种总体性和个体性在医学方面表现得尤为突出,中医强调的是总体性,是从宏观的角度看问题,将人看着一个有机的整体,机体的各部分相互影响,治病的理念讲的是整体性和综合治理。中医有宏观的准确性,但缺少微观的准确性。病人去看中医,医生用手把一下脉象,然后开出一包草药让病人熬了喝,有的还用气功为病人治病,属于典型的中庸医学。而西医则不一样,它是从微观看问题,把人看着是各个部件的组合,采用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法治病,用药对抗疾病,属于典型的对抗医学,有着微观的准确性,但缺少宏观的准确性。

  目前,东西方现在正互相学习,例如在哲学方面,在东方人学习西方传来的种种社会学说和政治理论的同时,美国前总统里根在一篇国情咨文中就引用了《老子》“治大国如烹小鲜”的句子。东方人学习西方军事技术的同时,美国西点军校在讲授《孙子兵法》。在海湾战争中,美军官兵人手一册英译本《孙子兵法》就是很好的例证。可以预料,在未来的世界里,东西方的思维方式会因进一步的交流而得到提高。(南风整理)

信息来源:县政协办公室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