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南地北金乡人

无影灯下病人生命安全的守护神------记武警山东总队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董龙禹

发布日期:2012-11-01 16:00 浏览次数:

    董龙禹,男,1962年生于山东省金乡县胡集镇董楼村,现任武警山东总队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技术6级(正师级军队文职干部),武警危重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山东省中西医结合学会麻醉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会员,山东省疼痛学会会员,《中国专家大辞典》收录的著名专家,不久前我们慕名采访了这位从金乡走出去的麻醉专家。

    一、成长之路

  董龙禹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自幼瘦小多病,患有严重哮喘,儿时的他每年整个冬季都是在憋喘中度过,家里有钱就吃点药打打针,没钱了就找民间扁方,用这种省钱办法维持生命,但总是效果不佳,人们常说“久病成医”,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病人是不能够成医的,但是,病痛的折磨在他幼小的心灵里打下了深深烙印,他暗暗地立志,长大后一定要当一名治病救人的医生,尽己所能解除病人的痛苦。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开始知道自己的爷爷年轻时就参加了革命,当时村里的一些有志青年,经过他爷爷的介绍,参加了革命军队,著名的羊山战役后,跟随刘邓大军挺近大别山,成为了国家干部,后来爷爷为减轻国家负担毅然在解放后回家务农,他的三爷爷是革命烈士,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贡献了宝贵生命。受前辈革命思想的熏陶,董龙禹从小学就刻苦学习,,成绩在学校一直名列前茅。1978年金乡县王杰中学(现为金乡一中)第一次全县招生100名,他以优异的成绩地考入了这所山东省重点中学。在中学里他学习更加刻苦,1981年他终于考入了他梦寐以求学医的殿堂-----济宁医学院。

  因为家境贫困,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董龙禹在求学期间,所有假期他都要到建筑队去打工,挣一点零花钱以贴补家用。有一次在外打工劳累过度病倒了,多亏工友照顾,才得以痊愈。至今董龙禹还念念不忘他的那些工友。

  大学毕业时,国家号召大学生应征入伍。董龙禹因长期受革命家庭的影响,毅然应征入伍到了武警部队,成为武警山东总队医院医师。为了提高自己的医疗水平,1997年后他到西安交大的医学院学习,1998-2000年他又到全军举办的中青年人才培养基金班第四军医大学学习。连续几年的深造,他聆听了从国内、国际顶尖专家、院士的现身说法,学到了丰富的理论及临床知识,医疗水平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

     二、守护生命

    董龙禹一 到部队医院工作,就把当好一名外科大夫,将来有一天成为著名外科专家作为自己的理想。但是作为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由于当时医院缺少麻醉医生,首长就把他安排在麻醉科工作,当时他非常不情愿,认为做麻醉没有前程。但是,随着对麻醉工作的了解,逐渐认识到麻醉的重要性。他深知在影视剧中,手术室内,医生们正聚精会神地为病人实施手术,大家通常看到的是,护士们一把钳子、一把剪刀递过来……这个场景中灯光和镜头都会对准手术医生,他们成为了焦点,荣誉都属于他们。而周围的麻醉医师通常被忽略掉,但这毕竟是艺术的一种表现形式,而事实上麻醉师在手术中的作用是不能被忽视。因为他们同样是患者生命安全的守护神。麻醉属于高风险学科,麻醉的危险性和麻醉医师所承担的风险不言而喻, 但往往不为人们理解和重视,在老百姓眼里麻醉医师只是“打麻药” 的医生,不理解麻醉医生的工作内容和性质,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 人们更加珍惜生命, 也开始认识到了他工作的危险性和重要性, 逐渐认识到“ 外科医生治病, 麻醉医生保命” 的道理。 麻醉医生在手术前要为病人进行麻醉评估, 制定麻醉方式, 实施麻醉,手 术中麻醉医生不但要维持手术病人的麻醉, 保证病人舒适, 还要对病人手术中的各项生命体征进行监护 并随时处理病人因为接受麻醉及手术而引起的各种反应, 维持病人在麻醉手术状态中的基本生命功能的稳定, 如“循环” “呼吸”等, 预防及时处理麻醉中可能出现的紧急异常, 以免发生并发症及严重的后遗症, 手术结束' 让病人安全苏醒' , 让患者无痛、 舒适、 安全地恢复, 他不但是手术室的重要人物, 也是紧急救护及许多重症病房急救主力。董龙禹从此迷上了医疗麻醉科学。

  董龙禹对记者说,他对麻醉师得重要性最深刻的认识是第一次上手术台给患者麻醉。 使他坚定了做一个好麻醉医师的决心,那是刚刚开始做麻醉工作的第一个实战,跟着老师学习,一个急性胆囊炎病人在手术时,病人手术中突然由于胆心反射心跳骤停,经过抢救病人转危为安,病人痊愈后非常感谢,这件事震惊了他,认识到麻醉不单是配合手术医生完成手术,更重要的是要守护病人的安全,手术医生治病,麻醉医生保命。

  董龙禹说,确保病人在无痛与安全的条件下顺利地接受手术治疗,是临床麻醉的基本任务,麻醉工作还包括麻醉前后的准备和处理,危重病人的监测治疗,急救复苏等方面的工作。 都必须精心细致。他每次接到手术任务,都要对围术期(手术前、手术中和术后一段时间)病人出现的医疗问题进行治疗。术前麻醉访视,在手术前与病人接触,全面了解病人的情况,即病人是否有循环、呼吸系统等方面的基础疾病,并作出正确评估,完善术前准备工作,结合手术方案确定麻醉方案,选择最适当的麻醉方法和药物。充分估计麻醉手术过程中可能发生的问题,为了防患于未然,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和预防措施,并对可能发生的问题制定应急预案。 董龙禹坚守着对患者高度负责的原则,他经手患者数千人,无一例因自己的工作而失误。

  董龙禹为了患者,他十分重视经验总结,他对麻醉中的全身麻醉、椎管内麻醉、神经阻滞麻醉、局部麻醉等每一例都整理出细致的笔记。他作为麻醉师为使手术安全顺利进行,手术过程中,对病人寸步不离,精心持续观察病人,并通过对监测资料进行分析,思考形成某些细致而复杂的判断结果后,进行药物(包括麻醉药、肌松剂、液体及止血药等)作一些调整,以尽可能维持手术患者生理功能平稳,并在紧急情况下实施急救复苏处理。“手术管病,麻醉保命”。这句俗语形象地描绘了麻醉医生在一台手术中的重要作用。在手术台上,手术医生仅是在病变部位动操作,麻醉医生则关注的是病人的整体状况,根据手术要求及病人情况随时调控患者的生命指证在正常安全范围及麻醉深度,让他们处于安全平稳状态,确保手术顺利进行,保证麻醉安全。因此,患者把麻醉师誉为“无影灯下的生命保护神”。

  董龙禹在长期的工作实践中感受到,作为麻醉医生要具有广博的理论知识,要掌握病理、生理、药理、内科、外科、妇儿、麻醉、人文等基础和临床医学等多学科内容。他说,要为手术保驾护航时,难免遇到各种险情,麻醉医生必须具备处理突发情况的能力,管理好病人的重要生命体征,包括呼吸、心率、血压、神经系统、肝肾功能等。同时,还必须具备细致的观察力。每一台手术,董龙禹都认真对待,对他来说,这已经是一种坚守了。细节决定成败,能做麻醉和做好麻醉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做好麻醉除需要处理各种麻醉意外的能力外,更多的是使病人处在生理平稳之中,整个麻醉过程中无惊无险才显示了一个麻醉医生的才能。

  从事麻醉近30多年的董龙禹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他用自己的专业、经验及对病人的那份深深的责任和爱,参与了一台又一台手术,挽救了一个又一个生命。

  有一次,一位68岁的食道癌患者,本人强烈要求手术治疗,但是由于病人肺功能很差,手术风险很大,很多医院(包括一些大医院)都拒绝了手术治疗,经过董龙禹认真会诊,认为病人虽然肺功能很差,血气分析濒临呼吸衰竭,但是,采用小剂量肌松异丙酚-瑞芬太尼静脉麻醉,术中无肌松维持,手术麻醉结束后,容许适当高二氧化碳血症,病人可以避免呼吸机依赖和呼吸衰竭并发症,安全度过手术关。因此,董龙禹为这位病人采用小剂量肌松异丙酚-瑞芬太尼静脉麻醉,手术结束立即清醒,并顺利的拔出气管导管,病人恢复良好,呼吸功能也较手术前有了改善,安全度过了危险期。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然而,在一台手术中,人们通常称赞和感谢主刀的外科医生,殊不知,他们背后还有很多默默无闻的医护人员,尤其是麻醉医生。为了保障病人的安全和手术的成功,默默地为手术保驾护航着,为病人的安全守护着。对此,董龙禹用自己的行动很好地诠释了这种无影灯下的守护神的精神。

  清晨做好麻醉前的准备工作后,董龙禹便开始了紧张而忙碌的一天.。麻醉、手术,生命安全在井然有序的工作流程中得以保障。董龙禹不停地观察手术进展和病人的安全状况,随时处理各种危机,最大限度地避免意外的发生。每次手术,董龙禹都要在病人安全离开后才最后悄然离开。他为病人的生命默默护航并作为年轻医师的坚强后盾从没有一句怨言。“生在左,死在右,麻醉医生在中间那窄窄的独木桥上工作,如履薄冰,如临深渊。”董龙禹常常深有感触的说。

  三、丰硕的科研成果

董龙禹在几十年的麻醉工作实践中刻苦学习,努力专研,认真总结,为医疗麻醉做出了突出贡献,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

  临床工作中,董龙禹发现病人在俯卧位或者其它体位,头颅固定困难,麻醉管理非常不方便,病人有潜在的风险,是不安全隐患,决定研制头颅固定架,经过对大量病人头颅的测量,设计了适合所有病人以及多种体位,特别是俯卧位病人的多功能头颅固定架,并联系厂家做出产品,临床应用非常满意,解决了特殊体位时全麻气管插管后麻醉管理及头颅固定问题,头颅固定牢固、无创伤,多家医院推广使用,效果满意,该项研究成果2000年获得了军队科技成果三等奖,2000年济南科技成果二等奖。

  董龙禹进行了地氟醚麻醉的神经电生理系统研究。利用诱发电位(听觉诱发电位AEP、体感诱发电位SEP)、双频谱指数(BIS)、定量脑电图监测麻醉深度及麻醉后苏醒,研究发现中潜伏期AEP的Nb波潜伏期与麻醉深度及麻醉后苏醒有良好的相关性,得出了地氟醚麻醉后苏醒的线性方程式,可以精确估计麻醉后苏醒时间,该项研究成果2004年获得了军队科技成果三等奖,这些基础研究为目前的麻醉深度监护仪器的设计提供了理论支持。目前的麻醉深度监测不需要脑电图知识,也不需要看诱发电位波形,直接看显示的0~100之间的数值,就可以知道麻醉深度,麻醉越深数值越小。

  呼吸相关并发症是麻醉后主要风险之一,目前,新的麻醉剂应用于临床麻醉,使麻醉安全性增加,但尚无理想可控的肌松剂,麻醉诱导后的气管插管是否成功及全麻术后的残余肌松作用,仍是麻醉风险的主要危险因子之一,临床麻醉中,董龙禹发现可以采用无肌松麻醉诱导及麻醉维持,麻醉诱导后如果气管插管困难,病人可以在3~5分钟清醒,避免了麻醉诱导风险,手术结束后,病人可以在3~5分钟清醒,意识及肌力完全恢复,无肌松或少肌松异丙酚-瑞芬太尼静脉麻醉在临床各种外科手术中应用的临床实践,是目前最理想的麻醉方法,多家医院也推广应用,效果非常满意。以前的报道全身麻醉后50%麻醉相关死亡由于术后呼吸抑制引起,这种方法最大限度地避免了麻醉后与麻醉相关的风险发生率。

  随着人口老龄化,病人的情况也日趋复杂,各种基础疾病增多,八九十岁甚至百岁以上需要手术治疗的老人增多,手术麻醉的危险因素增加。每个病人的情况不一样,麻醉医生的责任重大。本着对生命的尊重,要有一种如履薄冰的心理状态,以认真严谨的态度才能将工作做好。董龙禹通过临床研究,对老年人麻醉实施罗哌卡因硬腰联合麻醉,罗哌卡因具有轻微的血管收缩作用,与麻醉导致的血管扩张作用相抵消,手术中病人血流动力学稳定,老年危重病人麻醉安全性提高。

  董龙禹不断探索研究总结撰写文章。他先后在重要专业期刊发表论文50余篇。还担任《新编危重病症诊疗学》副主编。他的科研项目获得军队科技成果三等奖6项,济南科技成果二等奖1项。

董龙禹先生虽在外地工作,但他十分关心家乡的建设,经常为家乡的发展建言献策。他对家乡到省城找他求医的,都热情接待尽力帮助。采访结束时,他说:“我对家乡做不了什么大贡献,但我衷心祝愿家乡发展的更快更好。”

南风

 

信息来源:县政协办公室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